干工程的九大无奈,老板们要怎样活下去

干工程的九大无奈,老板们要怎样活下去

很多干工程的老板调侃道,今年干工程已经陷入了两难的境地。你不干,那就等着饿死;你硬着头皮干,那就等于找死。房地产商面临的资金压力必将向下游传导转移。包括央企在内的众多建筑企业采取PPP、项目垫资等模式,毫无底线的承揽工程,抢占市场。由此导致建筑产业链上的各企业面临“不干等死,干了找死”的窘境。看完老板们的九大无奈,你一定要活下去。

干工程的九大无奈,老板们要怎样活下去

无奈一:环保加码,原材料价格上涨,资金投入成倍增长。

建筑工程的材料费通常占工程总造价的70%左右。一旦原材料价格发生变化(要命的是只见涨不见跌),将直接决定老板的“生死存亡”。今年以来环保督查的回头看、多部门联手加码,更使得钢材、混凝土、水泥、河沙等原材料资源紧缺,价格涨涨涨。而越到这种紧缺地步就越会出现市场混乱,往往都是老板们先交钱,材料商再择机供货。虽然有些合同约定5%-8%主材可调差价,但是这5%-8%的利润注定已被割走,再者出现的就是资金的成倍投入,如果没有更多资金投入就不能完成月度工程量,而没有完成月工程量注定下个月就没有工程款可拨付,如无底洞的垫资成为老板们的一大死穴。

无奈二:定额老龄化,信息价延后,基础价格严重脱离市场价格。

目前建筑市场上使用的定额还是几年留下来的老定额,虽然其中有出过不少类似补充定额,但与目前市场价格、技术要求、人工材料机械比率分配,已是严重脱离。另外就是材料信息价的延后性是比比皆是,而且信息指导价往往已经是变成市场销售价,而建设单位、监理单位、预算单位更是视定额为宝典,这些决定工程进展的基础定额已经是老板们面临的最大无奈。

无奈三:超级武器——

营改增,营改增给老板们带来的是无尽的苦逼。

说到营改增,全国各地的所有工程施工单位,不论是老板,还是财务人员,特别是挂靠的单位(虽然不允许,但实际大量存在),都叫苦不迭,基本都是陷入无尽的黑洞。

干工程的九大无奈,老板们要怎样活下去

抛开那些不正当的偷工减料的方法,基本各公司采取的就是买材料不开票的方法。去任何一个建材市场或厂家,开票一个价,不开票一个价。在以前的税制下,很多工程单位都不开票,反正税就是那3个多点,固定的,你自己能省的成本当然要省了。到了税改后,虽然可以增值税抵扣,但是你买材料时,如果想开材料票抵扣,就会面临材料费用上涨6-10个点甚至更多。然而有时还不定能开得到。另外,税负没有得到多少实惠不说,还麻烦了(要求三流合一)。对于分包商来说,营改增可以说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营改增后分包商面临的挑战巨大,从以前税率基本为零,到现在税率6%,甚至是8%;从以前运营一个公司就可以,到现在需要运营劳务公司、机械租赁公司、材料公司等等,所需要的日常管理运营费用自然不可同日而语了。

所以现在的工程行业已经陷入到左右为难的情况,完全按税务规矩办事,几乎是白忙活,不按规矩办,那就是违法犯罪,要坐牢的,无奈中的无奈你叫我们上哪里去说理去?

无奈四:分包违法,试问如今的建筑市场上还有多少是不分包的。

我国的《建筑法》、《招标投标法》、《合同法》都明文规定建筑工程主体部分不能分包,分包的其他部分要经过建设单位的同意。但那是理想状态中的,而现实中是不可能实现的。

干工程的九大无奈,老板们要怎样活下去

违法分包之所以长期存在,肯定是有根源的。我们都知道能够参与大型工程项目投标的特级资质、一级资质企业虽然在技术管理方面具有优势,但是在劳务及机械设备资源方面却是他们的薄弱环节。而资质级别较低的企业却往往拥有整合机械设备和劳务资源的优势,因此主体工程乃至全部工程分包(俗称“大包”)长期存在都是很普遍的现象,只不过通过各种方法包装成合法的形式,而每当发生质量、安全事故,一查就是怪违法分包,因此一个作为幕后英雄的分包商为祖国的基础设施建设立下了汗马功劳,却被嘲讽为“违法”。

无奈五:“提成”这是建筑业老板们面临的无奈抽血。

只要分包,就会存在利益的划分(提成)。而在利益面前,人心都是黑的,正是由于管理费提取比例过高,挤压了分包商的成本,分包商不得不通过其它办法来保证自己不亏本。你说叫分包单位怎么生存?这简直就是不让活的节奏!

干工程的九大无奈,老板们要怎样活下去

无奈六:建造师的致命点——质量终身责任制

自从2014年8月25日,由国家住建部印发的《建筑工程五方责任主体项目负责人质量终身责任追究暂行办法》(后简称《办法》)正式实施以后,很多公司就开始出现建造师,尤其是年轻的建造师不愿意参与项目招投标、出任项目经理的情况,而这一情况已经开始影响到公司的正常经营管理。

干工程的九大无奈,老板们要怎样活下去

质量终身责任制就是对其管理的项目质量负有终身责任,一旦项目出现质量问题,你轻则可能被吊销执业资格证书、罚款上百万元,重则甚至还可能面临牢狱之灾。这种工作中获得的报酬与他可能要承担的责任,以及可能面临的职业、人生风险是不对等的。这就是所谓的:拿着卖白菜的钱,却操着卖白粉的心,换谁谁乐意呢?

无奈七:安全文明施工多部门层层无底限的加码,压的喘不过气的无奈。

现在干工程和以往完全不一样,不管有没有用、合理不合理。监管部门一句话,搅拌机给我一起全封闭,临时设施要有绿化、人脸识别系统、停车场、围墙广告,还要美观大方等一系列额外要求。这些在以前都是无关紧要的,只要工程进展顺利,不出安全事故就可以了。

当然我们不是说工地标准化不对,而是如今对标准化的高要求,直接导致施工单位的成本增加了20%-30%,而项目的中标价格却没有跟着水涨船高,还是原来的价格,那施工单位哪里来的利润!

干工程的九大无奈,老板们要怎样活下去


无奈八:审计审的老板们心惊胆颤

如今大家的日子都不好过包括建设单位,因此到后期送审的时候是这样那样要补材料,好不容易可以审计了那又是抽筋剥骨,一不合眼就说资料不全,还得求爷爷告奶奶的要求快点审好去拿结算款,但往往都是事与愿违。到最后审得连你自己都没信心。

干工程的九大无奈,老板们要怎样活下去

无奈九:钱荒慌

建筑行业,是一个资金和劳动力密集型产业,特别是资金,不管是政府工程还是各种社会资本开发的工程,一开始都要施工单位交纳相当数量的资金如履约保证金、农民工工资保证金、质量保证金,工地就像唐僧肉,谁都想来夹一筷子,工地还没开始做,资金就去了一大堆,接下来开始施工,什么机械费、材料费、人工费、应酬费....哪一样不要钱,挺过了前段比较困难的时期,终于看到了甲方要按合同付款的希望啦,然而又是各种审计、各种拖、不到一两个月,你的资金就永远到不了你的账。别看我们天天开豪车,出入各种高档场所,那也是不得已应付场面上的事。表面风光,内心张狂,一年跑项目,二年做工程,三年搞审计,不到四五年你的钱还永远在甲方的口袋。你的不停的去追,去要,去讨...都说我们喜欢欠账,可真正欠账的源头在甲方呀!